异丞 | 你比阳光更耀眼(中上)

我爱异丞!!这篇真是镇圈作!!!

BabySariko:

综艺脑洞/限定团解散5年后/双向暗恋


前文戳→(上)


 


*中篇基于子异视角


 


【Day 6】


王子异在清晨7点钟左右的时候醒了过来。


4月份的冰岛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处在季节更替的初寒料峭中,而第一次接触这北极圈颇为冷感的生活作息,饶是适应性良好如他也总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王子异早些时候的信条一直都用来奉行早睡早起,但是当了艺人后才发觉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像是咖啡与香烟,又像是无止尽的工作与休息日的彻夜难眠。


荧幕前需要塑造光鲜亮丽的优质偶像,展示给大众所谓“清澈”“干净”“无进攻性”的主流标签。而当拨开了这些被套用得陈词滥调的外衣,又有多少人在往“压抑”“颓废”“释放天性”的道路上踟蹰不前呢?


他微微半抬起身,肩膀上范丞丞的脑袋跟着动了动,迷迷糊糊发出了不太满意的低喃。小朋友睡得有些不太踏实,被子盖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了头顶蓬松卷翘的发丝。


王子异侧过头静静看了一会儿他皱着的眉眼,调整好弟弟的睡姿让他重新落在了枕头上,又隔着被子将他翻卷上来的睡衣拉了下去,这才起身下了床。


昨天醉酒后小朋友的粘人程度仿佛回到了五年前。他在浴室里几乎是连哄带骗才把弟弟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拿开。他一边示意范丞丞快点脱衣服洗澡一边帮他调试水温,可是转头刚想离开的时候又对上了一张委屈巴巴的脸。


小朋友耷拉着头发,泛红的眼角低垂着,看上去分外可怜。


“你乖呀。”


于是他只能摸了摸弟弟软软的头发,又把他抱在怀里哄了好一会儿才让别别扭扭的小朋友乖乖去睡觉了。


一点都藏不住呢,哪怕是在这么容易暴露的地方。


下楼的时候王子异在厨房间碰见了苏瑾。


她似乎是刚洗漱完毕,边擦头发边做早餐。


“昨天睡得好吗?我今天早上起来脸肿得都不能看了。”


她大方递过来一杯咖啡,随即靠在窗台上与他闲谈。


苏瑾是他下部电影的共演搭档,准确来说,也是他此次参加节目的重点“相处对象”。


接到通知的时候王子异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虽然对于工作想法有非常强烈的自我意识,但是从来不做主张。他只是极其温和地去渗透,迂回又耐心地用自己的方式“温水煮青蛙”罢了。


况且他这次回归综艺的初衷本来也并非这么单纯。


这部电影的阵容班底非常不错,制作在国内也算得上恢弘。苏瑾是个非常厉害的女演员,实力也配得上野心,但因为一直都是“反派女二”的戏路,所以无论是为了电影宣传,亦或是自身改变,此次都需要在一个合适的平台上去寻求大众印象的突破。


据说她这次在阿姆斯特丹和姐姐们相处得十分不错,看来可以达成所愿了。


王子异和她攀谈了一会儿,直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颇为热闹地传了过来——


“子异,你把吹风机放在哪里啦?”


范丞丞顶着一头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下了楼。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醉意尚未褪去,他的脸蛋涨的通红,衬得整个人圆乎乎的。


以前范丞丞就没有什么起床气,醒了以后只是迷糊了些。现在脸上挂着满是困倦的茫然,声音有些沙哑却透着一股奶味,看上去倒像一个还没成年的小男孩。


 “额,苏瑾姐,你,额,早上好。”


待看到苏瑾后,范丞丞的脸瞬间就有些慌乱了。他不自然地挺直身子,带着求救意味的眼神下一秒便飘向了王子异。


苏瑾昨天回去得早也没怎么看到后半段范丞丞放飞自我的样子,现在目光从他身上黄澄澄的卡通睡衣移到被偷偷藏在身后的小熊布偶,满脸写着对这位传说中高冷时尚爱豆初印象破灭的讶异,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丞丞早安啊。”


她顺势接过王子异手上的马克杯,小声朝他惊叹。


“原来这么可爱的吗,丞丞。”


王子异则用眼神示意弟弟先回去,接着偏过头对她笑了笑。


“是啊。”


 


进屋后范丞丞就开始不甘心地扯着身上那件颇具仪式感的粉丝睡衣没头没脑地满屋子乱转。


“啊啊啊啊好丢脸啊我这个形象。”


王子异拿出吹风机解开缠着的电线好笑地看着小朋友絮絮叨叨的嘟囔,接着便轻轻把他拽了过来把弟弟还在乱动的肩膀按住,轻柔地帮他吹头发。


范丞丞嘟起嘴不安分地侧过头朝他执拗地发问。


“你说我刚刚是不是很丑。”


“没有啊。”


“那你等会儿帮我看看今天搭什么。”


“好。”


“不不,你还是把那件蓝色的T恤借我穿好了。”


“好。”


“可是我带的鞋感觉都不适合爬山什么的,等会要不要一起买。。”


“好啊。”


“。。。”


王子异关上吹风机摸了摸他快干透了的发尾,又好好顺了顺固定形状。接着滑下去轻轻挠他的下巴,靠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丞丞无论穿什么都最可爱了。”


于是范丞丞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一下子又变得通红。


 


本次冰岛之行的大框架早在很久之前就被节目组敲定了下来。虽然四月中旬运气好的话依旧能撞上“极光”的尾巴,但毕竟随着开春后白昼时间的增多,这样的机会能否被抓住也只不过求得“随缘”二字。所以倒也不是本次旅行的主题了。


冰岛国家不大但景点非常分散,在路途和时间的安排上便自然选择了自驾环岛一圈。因为另外一组早来半天的缘故,所以订车和这两天的行程规划也已经做出来了。


下午苏瑾驾车带他们前往蓝湖。冰岛地热温泉非常多,但是蓝湖因为奇特的地貌和疗养滋润的水质特征,一直都颇负盛名。


范丞丞被漂亮姐姐撞破“可爱面”的低气压很快在看到蓝湖宝石般美丽的涟涟波光后一扫而空。王子异耐心地将白色的硅泥土涂在了他的脸上,随即微笑地拒绝了小朋友兴冲冲想要帮自己也涂上的提议。


“切,我去帮姐姐啦。”


范丞丞鼓着腮帮子朝他做了一个不屑的鬼脸。今天的阳光很好,照在他外露的白净皮肤上像是毛绒绒地镀上了一层蜜色。他的头发被湿哒哒地抹在了脑后,看上去神采飞扬。


王子异正想吩咐他注意脚下起伏不平的高低石块,却不料一下子被偷袭正中红心,一瞬间脸上左右两侧就各被抹了三道白色的指印。


“超级好看的!”


范丞丞大笑着摇了摇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得意洋洋地朝他吐舌头。


王子异愕然。


“子异哥哥,你说丞丞哥这两天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2号小姑娘顶着一张绿色的脸对着他们幼稚打闹的行为啧啧称奇,接着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身边耳语。


“我怎么觉得,变二了呢。”


“确实。”


王子异忍俊不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小朋友接下来又状若乖巧地围在姐姐身边不知道讲了什么逗得一圈人都笑开了花,便摇摇头看向2号。


“不过妍妍,你这个造型嘛。。。有点像史莱克哦。”


 


人在释放过压力之后情绪反而会变得比较亢奋。这跟肌肉在得到很好的松弛后产生的舒适感是截然相反的。


王子异感到身体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大脑却非常清醒。


他估算着接下来的时间,对自己的停滞不前有些懊恼。


翻身的时候隐隐有感到小腿被轻轻“叮”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往外收了收,强迫自己快速进入到睡眠中。


然而这似乎反倒是给了别人可以“予取予求”的讯号,很快类似动作的频率和幅度都肆无忌惮了起来。接下来不只是小腿,就连腰窝也被轻轻拧了一下。


于是他只能叹口气,转过头去看身边的范丞丞。小朋友一抖一抖地裹在被子里,蒙住头发出清甜的笑声。


“怎么了?”


他轻轻去抓他的手。


范丞丞乖乖被握住了“作案工具”,然后将被子悄悄打开一条缝半是得意地看他,露出半只笑弯弯的眼睛。


“开心呀。”


以前弟弟和他在一起睡的时候总归也是非常不安分的。或许是年龄比较小又很贪吃的缘故,那个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高度热爱油炸食品和崇尚夜间娱乐,尤其宵夜后情绪会变得更为高涨。


王子异非常不赞赏这种不健康又耽误睡眠的行为,所以只要在他的可控范围内,一般都会板着脸拿出大家长的姿态招呼大家赶快回屋休息。


可范丞丞身为其中最顽皮的一位,理所应当是不甘心的。


他一般都会摆着非常纯良的认真脸乖乖睡觉,可是转头等蒙在被子里后小动作就多了起来。像是冷不丁踢踢腿呀戳戳肚子这种,完全就是屡教不改。


王子异被他招惹得狠了只能起身开灯,半坐直侧过头跟他和风细雨地讲道理。


而小朋友或是抱着公仔捂住嘴朝他露出一半娇憨一半天真的微笑,又或是被说得不开心了便张牙舞爪地冲上去咬他的胳膊留下一连串浅浅的牙印。


王子异永远忘不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我的阳光,我有多少次想要亲吻你。


可王子异终究只能环抱住他,将他不安分的手牵制住,然后低下头隔着睡衣去轻轻啄吻他的脖颈。


就像现在,他也只是摇摇头,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上。


“快睡吧。”


仅仅只是这样。


 


 


【Day 7-8】


今日份的拍摄重点是冰岛最负盛名的观景胜地——黄金圈。虽然按照原本的计划应该从西北方向环岛一圈,但是考虑到录制过程中的天气因素、人员配置等诸多问题,最后节目组还是敲定了先去探访这三大闻名遐迩的冰岛胜景。


环越冰岛需要全程自驾,节目组交涉后,“司机”人选一开始定的是王子异和苏瑾。但是二姐赵爱茗早年的时候爱好赛车,是当时90代娱乐圈里非常少见的兼职车手的女艺人,性格奔放又热爱挑战,直到现在心态也保持得相当年轻。在她跃跃欲试的情况下车上的人也乐意优先让她做主导。


王子异和范丞丞坐在了第二排。


有可能是昨天闹腾久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范丞丞有些着凉。他戴着口罩和帽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塞在座位里侧。王子异摸了摸他冰凉的脸颊,将药片的种类和时间细致地分好提醒他按时服用,之后便一直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休息。


“子异,有创口贴吗,我的手好像被割破了。”


苏瑾从后排小声凑过来和他打招呼。她扬起手,掌心处皮肤外翻,露出了一个细长却看上去还蛮深的伤口,可能是刚刚被车窗玻璃或者尖锐物品的边缘划破了。


“等等,我帮你找一下。”


王子异看她比较严重,没有想太多就翻出随身携带的小药盒想要帮忙。不料眼前忽然突兀地伸过来一个小鸭子的OK绷,接着范丞丞带着些沙哑的嗓音就闷声闷气地飘了过来。


“姐姐没有事情吧,我来帮你贴好吗?”


苏瑾被范丞丞这突如其来的“善意攻势”打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古怪地瞥了王子异一眼,但还是接过了弟弟的好意,礼貌地朝他道谢。


“那就麻烦丞丞了。”


王子异也觉得奇怪。他不明白范丞丞明明就是不舒服却还硬撑着没头没脑来这一出举动的意义,但是收回了手也没有想太多。


“丞丞很热情呀,明明我跟他也不是很熟。”


苏瑾意外地被弟弟服务得很周到。她有些迷茫却很开心地朝王子异挥了挥手上黄橙橙的小鸭子,小声向他夸赞。


王子异看着身旁做了好人后却很快把脸扭到一边闷声不语的范丞丞,摸了摸鼻子,只当他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他转过头跟身后的伙伴们认真地交代。


“大家这几天还是要注意安全啊,不要感冒也不要弄伤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尽快去问医生。我这里也有常用的感冒药和医用品,有需要的话可以多拿一点。”


结果弟弟似乎是被动静吵得更不舒服了,翻了翻身子又烦躁地朝里侧缩了缩。


 


到达地热山谷的时候范丞丞在同伴和随行staff们的三令五申下还是乖乖量了体温才被允许下车游览。王子异在旁边看他兴致不是很高,虽然生着病却又好像带着火气,考虑到镜头的问题便自觉给了空间想要让他做好自我调节。


山谷坐落着盖歇尔间歇泉,周遭的硫磺味道很重。王子异看着奇峻的山石和脚边无数蒸腾的泥潭与活泛的地热喷泉,虽然是不常见到的场景,但总觉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趣。


前方的范丞丞在小姑娘们活泼吵闹氛围的感染下似乎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气。看着弟弟开始参与拌嘴和打闹他也渐渐宽了心,开始给姐姐们耐心地介绍昨天晚上做的“功课”了。


“报告子异哥哥,刚刚范丞丞抢了严PD的baby camera在偷拍你被水烫到!”


然而没过多久,1号小姑娘就开始高声嚷嚷着朝王子异告状。


“???我哪有?张子琳你现在学会胡说八道了是吧!”


范丞丞的脸被大半个口罩覆盖住都能看出涨得通红,他使劲去抢1号手上的摄像机,可毕竟面对人小姑娘也不好意思用多大劲,最后只能捂着手自己倒像是被欺负得最惨的那个,恨恨地看着1号得意洋洋地去跟姐姐们咬耳朵。


王子异作为这场“小学生日常打闹”中可能存在也有可能是被迫出场的半个导火线人物,观察了一旁蔫儿着头发垂头丧气的小家伙好一会儿,才忍着笑主动搭上他的肩膀将弟弟拉近去看他的手。


“怎么了?刚刚碰到了?”


小朋友扭扭捏捏了半天,最终非常别扭地将手伸到了他的眼前。


大拇指上印着一道浅浅的粉红色划痕,划破了皮渗了点血,但也不是非常严重。


王子异想到了刚刚那个小鸭子OK绷,这才明白他到底在跟自己较什么劲。


他没有说破,只是仔仔细细拿到眼前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抿着嘴唇带着点怜惜地问他。


“疼吗?”


范丞丞这下简直眼泪都要掉下来。


“疼~”


小朋友嘟着嘴使劲鼓着脸,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多大的委屈。


“下次要小心一点,怎么不注意安全呢。”


王子异耐心地帮他找了创口贴又温和地帮他贴好,上面的小熊咧着大大的笑脸被按在拇指的正中央。


“那你拉着我。“


范丞丞拽了他的袖子,终于从阴转小雨的坏天气中过度了回来,仰着脸朝他露出明媚的微笑。


 


浏览完黄金瀑布后考虑到接下来的行程众人也没有多做停留。今天是他们在雷克雅未克的最后一天,晚上苏瑾带着他们一起在客厅开会。


“明天我们会沿着冰岛西北部出发。先去斯奈山半岛,晚上会住在西区。之后再去阿克雷里。因为就在西部一天所以我只订了靠在一起的两座木屋。每个木屋三个房间。这样爱茗姐盈姐和妍妍你们住在东边,我和子异丞丞住在靠西边这一栋。就先这么安排,你们看怎么样?”


王子异这些天是第一次拥有一个人一张床的待遇,他偏过头去看范丞丞的反应,弟弟很明显也是非常意外的样子。他愣了愣看向自己,王子异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给了小朋友一个安抚的笑容。


“男生们一直挤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办法,就先这样吧。”


大姐一锤定音。


“对了子异,晚点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是关于接下来去斯奈山半岛的一些流程,你等会跟我单独开个会吧。其他人不要忘了明天早上8点钟在这里集合啊。”


苏瑾抛给王子异一个眼神,然后朝他挑了挑眉毛。


王子异心里明白,为了配合电影宣传,等到了冰岛跟剩下的同伴汇合后,他和苏瑾单独相处的场景就会被适当地调整和增多了。不过说到底这种“荧幕情侣”的作用其实只要持续到电影上映前后就足够了,毕竟他和苏瑾都早就过了需要靠炒作博眼球的年纪,所以对彼此的要求和尺度都很宽松。


但是苏瑾把这次的节目看得非常重要。为了转型,她接了导游的位子,就是想要把自己最拼搏的一面和最好的节目效果呈现到大众的眼前来。


“明天我们要参加洞穴探险。可能先要去旁边的小镇买一些装备,之后流程会是。。。。”


把比较重要的事情一一交代清楚,这位事业型女强人才舒了口气合上了笔记本。


她看着桌上摊着的好几本攻略和旅行笔记,揉了揉太阳穴朝王子异吐槽。


“真的好累啊。”


王子异浅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起身帮她把早已冷掉的咖啡收拾好。


“能者多劳嘛。”


 


第二天的天气不是很好,灰蒙蒙的天光中飘着细密的雨丝,打在脸上有些夹带寒意的痛。他们一行人先是到了景区旁边的采购点购买登山装备,之后便前往瓦汀舍利尔参加洞穴探险。


带好了头盔后便开始分配任务。苏瑾让王子异和自己打头阵,姐姐和妹妹们放在中间,范丞丞则处在殿后的位置。


虽然字面意义上“洞穴探险”给人的的感觉是神秘又兼具挑战的味道,但是作为观光项目来看老实说倒也不是非常危险。洞内一条螺旋楼梯深入岩洞之中,大家顺着楼梯向下进入岩洞,两侧神奇的岩石构造与形状奇异的洞壁带来了非常直观的冲击张力。


王子异走在前面有些心神不定。他听着苏瑾的吩咐开始小心地照射洞穴的岩壁,可是神经却被伸展的思绪强硬拉扯着,无限向后漫去。


范丞丞这两天的状态不是很好,着凉后一直在发炎。晚上睡觉时也能听到他小声的咳嗽。现在一个人在后面承担这么繁重的任务——


他回过头,弟弟搀扶着最年长的姐姐步子迈得很慢。时不时小声叮嘱着前面的妹妹们,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仿佛有感应一样地,他顺着王子异的眼神看了过来,似乎是接收到了哥哥眼底的忧虑,他笑了笑,夸张地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反给了他一个全无大碍的眼神。


可是王子异看到他发白的嘴唇和赤红的耳尖还是忍不住得担心。


返程的时候范丞丞被队内的随行医生叫过去坐在了另外一辆车上。王子异心不在焉地接过旁边苏瑾递过来的水听着她絮絮叨叨地汇报目前的财务分析。


“怎么了?担心丞丞吗?”


苏瑾在第三次听到他把余下来的钱多报了一个零后,终于忍无可忍地挥了挥手让他放自己的大脑一个清静。


她整理着额前细碎的刘海,斜着眼给了他一个兄弟式的鼓励。


“你们感情真好啊。放心,丞丞肯定没有事情的。”


“唔。”


王子异漫不经心地应和着,却从心底希望这段无趣的旅程快点结束。


直到晚饭的时候范丞丞也没有回来。王子异先是帮着弟弟收拾了一下行李,之后便被苏瑾叫过去继续对这几天的账目,等忙完了回来才发现小朋友们正一起聚在他们这栋楼里凑在茶几上打扑克。


看过医生后弟弟的精神明显恢复了一些。他脸上粘满了白色的纸条不服输地将手上剩下的一张三扔了出去,忿忿地被迫让两个小姑娘大笑着按住又往脑门上贴了一条。


“输了可不能耍赖啊。”


2号小姑娘的嗓门是出了名的“振聋发聩”,接着很快,对门二姐的声音便隔着两道大门不甘示弱地回了过来。


“很晚啦怎么动静还这么大啊,赶快回来睡觉!”


对于姐姐的权威两个小姑娘还是没有什么胆量挑战的。她们相视一笑吐了吐舌头,接着便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残局。


“嘻嘻我们回去啦,子异哥哥记得拍照片发给我们哦。“


果然再过五年他还是理解不了当代年轻小朋友的行事作风啊。王子异哭笑不得地和妹妹们道过晚安,随即拍了拍已经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弟弟的肚子,温柔地帮他整理脸上的纸条。


“现在好点了吗。”


范丞丞耷拉着眼皮随意地点着头敷衍地应和着。而当王子异把最后一根纸条收好准备去拿毛巾的时候,却在下一刻被猝不及防地拉住了手。


他有些莫名地撞在了弟弟的眼睛里。


“子异,你是要和苏瑾姐,炒cp吗?”


他抬头看向自己,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波


动。


 


 


【Day 9-10】


第二天范丞丞终究还是发烧了。


早上王子异叫他起床的时候听到他蒙在被子里小声地咳嗽。掀开被子一看,弟弟整个人都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


“等一下我马上好。”


他仿佛刚刚从昏沉的睡眠中醒来的样子,眼尾被朦胧的水汽熏得通红泛热,额上带着汗,病怏怏得却还是想要强撑着起身。


“你生病了。”


王子异按住他的肩膀。他严肃地盯着范丞丞,努力在镜头前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需要去医院。”


今天他们将要前往阿克雷里——这座仅次于雷克雅未克的冰岛第二大城市,号称为冰岛的“北方之都”。


待医生看过后范丞丞最终还是没有被送去医院。他的感冒不是特别严重,发炎后也是拖着一直没有好好吃药才发展成了低烧。可能是心情或是不适应这边气候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得虚弱。


虽说如此,但是节目组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在和范丞丞的经纪人协商后,还是另开了酒店让他能不被打扰得好好休息。


即使弟弟的身体状况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绪,节目的录制仍然要继续下去。


接下来的行程是参观神灵瀑布。王子异在午饭的间隙给范丞丞的Follow PD去了电话。得知小朋友已经退烧后他长舒了一口气,合上手机却看到苏瑾抱着肩膀意味不明地靠在门口看着自己,心下顿时漏跳了一拍。


“怎么了?”


苏瑾摇了摇头。她指了指屋内兴高采烈的小女孩二人组,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范丞丞的房间非常热闹。


他本来就是低热,在得到了充足的睡眠后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到了良好,只是精神上依旧有些疲倦罢了。


姐姐们关爱了他几句便回房休息,剩下小姑娘们围在床边叽叽喳喳地跟范丞丞说着这一整天的见闻,似乎非要帮他把没有共同出行的遗憾填满一样。


“今天我们吃饭的时候子异哥哥又又又算错账了,苏瑾姐差点当场崩溃!”


“不过下午不认识路苏瑾姐带我们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靠着爱茗姐才找到了地方。”


“对了今天车还爆胎了,子异哥哥居然不会换备用胎你能信吗?最后还是苏瑾姐姐换的欸。”


“后来我们去修车厂的时候。。。”


“%¥#&**”


“对了丞丞哥哥,你看我给你挑了个礼物哦。”


2号小姑娘圆圆的脸蛋涨的通红。她扬着手上被精心包装过的礼盒朝范丞丞兴奋地挥手。


一条漂亮的丝巾静静躺在里面。


“这是苏瑾姐帮我选的,丞丞哥哥你喜欢吗?”


下一秒盒子啪地一声就被合上了。


刚刚还喧闹的气氛骤然变得安静下来。


“我很喜欢,谢谢你们。”


范丞丞冷淡地将盒子扔在一旁的桌柜上,低垂着头却看不出任何开心的样子。


“丞丞有些累了,我们早点回去让他好好休息吧。”


苏瑾出来打圆场。她看了看被范丞丞的反应吓到差点要哭出来的小女孩们,安抚地将她们带到了门口,随后转头看向了王子异。


“子异,你今天跟丞丞睡在这边吧,好好照顾他。”


王子异叹了一口气。他朝苏瑾点点头,张了张嘴却根本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但是范丞丞也没有拒绝。他只是继续敛着眼皮安静地靠在床头,同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过一些了吧,明天可以继续吗?”


他坐在了范丞丞旁边。刚问了一句,便看到弟弟明显是刻意地转过了身,声音里听不出来任何多余的含义。


“嗯。”


半夜的时候王子异隐隐约约听到范丞丞躲在卫生间跟家人打电话。


弟弟小声的呜咽被藏得很好,等出来的时候又是形色如常。冷风夹带着夜色冰凉的忧郁钻进了被子里,王子异背靠背跟他躺在一起,只觉得非常疲惫。


如果不是那么敏感的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范丞丞的情绪达到了这几天的最高峰。他重新恢复了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却似乎比之前更要开朗。


“太漂亮了苏瑾姐!我超爱你的!”


他指了指已经挂在包上的丝巾,兴奋得朝苏瑾道谢。


“喂,明明是我买的,子异哥也给了意见呢,你怎么就谢苏瑾姐啊。”


2号小姑娘不甘示弱地回击。于是很快,节目组一贯的“小学生三人组”又开始热闹起来。


“看来丞丞好得差不多了。”


大姐笑着感叹。王子异帮她把身后的披肩整理好,同样朝她笑道。


“姐姐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下午大家在米湖附近参观游览。其实过了十天对于冰岛布满火山口的熔岩地貌大家都有些审美疲劳了,不过开春的米湖沉寂幽远,四周的植灌也渐渐冒出了绿意,看得更像是心境罢了。


“子异,帮我把水递过来好嘛。”


范丞丞依旧朝自己撒娇。他孩子气地咧着嘴,湿润的眼睛里仿佛尚且流动着眷恋的温热。


王子异沉默地递过去,却并没有切实感受到自己正被需要着。


 


“子异,我觉得丞丞对我有意见。”


吃完饭后王子异和苏瑾一起在厨房洗碗。敏锐的姑娘指了指厅内和乐融融的“一家五口”,示意他到走廊上讲话。


她巧妙地躲在了摄像机的死角,背过身子压低了声音。


“你别想太多。他就是这几天精神不太好。”


王子异没想到苏瑾会这么直白地提出来。他弯下了腰收腿靠在墙边,只觉得现在大脑里是一片糨糊。


“如果有意见的话,那恐怕也是我的问题,跟你无关的。”


苏瑾直勾勾盯了他好一会儿。


“其实怎么说呢。我有时候在想,你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人了。”


“怎么会有人这么温柔呢?对谁都是这么有礼貌,看上去像是百分百付出了真心,又完全不求回报。唔,就像你粉丝说的,‘佛光普照大善人’本人了。”


王子异被她的形容词逗笑了。


“所以现在是到了不限量夸赞队友的自由时间了吗?”


苏瑾抬起头迅速白了他一眼,接下来又自顾自地开始分析。


“所以我之前一直都觉得你能把口碑维持得这么滴水不漏,大概靠得不是虚伪就是圆滑。但是真正相处后我就觉得不是这样了。”


“非常自然啊王子异你这个人。自然到让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真诚。”


“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呢。”


王子异摇了摇头。他承认或许苏瑾说的都不错,但没有一个人会是天生的圣人。只是有可能在情绪的选择上偏向压抑或是隐藏罢了。


“但是说到底其实也不是适用于所有人的呢。”


苏瑾口风一转。她吊着眼睛回过头看他,似笑非笑地点点他的胸口,接着又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少希望成为你心中最特别的那个人会非常痛苦。”


“因为你的温柔,是别人夸耀的宝物,也是他沉溺的绝望罢了。”


 


 


TBC


因为敏感词被迫分段sad



评论
热度(24)
  1. deadline症候群晚期BabySariko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异丞!!这篇真是镇圈作!!!

© deadline症候群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