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引力31

写的真的太好了!!!!懵懂的心动要对抗现实真是让人彷徨

初五道长:

万有引力31
第二天就是除夕了,为了年初二的公演,大家都没回去过年,导师们也都还在。小蔡下午彩排前接到妈妈的电话,说等年初三过来看他,顺便一家人一起过几天。
后天公演之后,练习生们可以放假一段时间,最迟可以在26号回来,大概有八九天的假。小蔡是打定主意不回去的,他父母就说要来看看他。但是不想影响他的演出,就定在他演出完之后才来。
年年过年父母都是回湖南的,年后再回深圳。小蔡让他们过来要多带点衣服,妈妈反而说他每次在节目里都穿得那么少,难怪感冒了几次。
而这两天,sheep组的每天排练都到凌晨,小蔡听Justin说,朱正廷每天回到卧室都是凌晨三点以后,睡到七点又起来去练习室。小蔡没去找他,他也没空来找小蔡。直到下午在后台,他们才有机会远远看上一眼。
上了妆看不出来疲惫,但小蔡觉得他情绪一般。以前这种场合他都挺嗨的,今天随便和人聊了几句就不怎么说话了。他们按顺序上台,表演完的又回练习室去等着,听说彩排完了之后老师要来给他们做饺子吃呢。
sheep组是最后一支上场队伍,他们下来之后大概七八点了。
他们集中到等候室,等候室放了几排桌椅,用来给他们进餐的。大家都穿着演出服带着妆,饥肠辘辘地等着食物。
朱正廷和乐华的小伙伴们坐在第一排,蔡徐坤和周锐王子异坐在最后一排。
导师们进来,先是pd和欧阳老师发了红包给他们,然后美女老师们请了几个练习生上来包饺子,煮饺子,再分饺子给众人吃。老实说60号人,一个人吃得到几个算不错了,饺子传过来,到最后一排的时候量不多,大家吃了一个如果还夹了一个就会自觉地喂旁边的人吃。小蔡被周锐喂了个饺子之后,身旁的王子异忽然也夹了一个给他。
小蔡觉得有点突兀,王子异平常好像不会这么做。但他没多想,就张口接下来吃了。他抬头之后,感觉这个角度似乎正对着一个相机镜头,而且刚才似乎抓拍了一张。
小蔡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看了一眼王子异,王子异这个时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自己吃了个饺子。
小蔡告诉自己别想多了,然后去看第一排,朱正廷正忙着吃,根本没注意到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太愉快的感觉上来了。小蔡联想到偶像有新番花絮拍摄还有正片的一些剪辑,想起周锐的那一番话,然后想到王子异让他帮忙争c位,但是自己却干脆地让出c位这个有些反常的举动,心底在思考自己是不是不知不觉按照别人的剧本来走了。
他暂时没有剧本,不代表别人没有。综艺节目或许没有明的标明对话或者行为的剧本,但一定会有框架和导向性的暗剧本,小蔡已经有所觉察了。但小蔡不愿意以恶意揣摩别人,尤其还是自己的好兄弟,他告诉自己应该只是巧合。
到9号为止的这几期节目,小蔡他们都看了。乐华那帮不解世事的孩子们似乎并不太在意节目组的剪辑问题,哪怕第三期是朱正廷很明显被剪了一些对话,他似乎也没多大反应。但以小蔡对朱正廷的了解,他们俩其实很像,有什么真正的心事都不会往外说,表现在外面那些都仅供参考。
小蔡又开始神游,四周很嘈杂,周锐忽然在他耳边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小蔡一愣,周锐迅速地瞟了一眼王子异的方向,又瞟了瞟第一排方向。
“你说什么?”小蔡低声问。
“乐华才谈下来两个位置。”周锐贴在他耳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不信你看下一期。”
小蔡没再说话。周锐悄悄对王子异方向比了一个拱手佩服的姿势。
当晚回到宿舍,小蔡在寝室里表演了一把巴比龙,起初室友们还纷纷鼓掌,连续几次以后,秦子墨睁着疲惫的双眼提醒他:“坤哥,你能不能别跳了,都两点了。”
“睡什么睡,起来嗨!”小蔡一边哼歌一边挨个拍过去。
“不了,我们是平凡的人类,不是复仇者联盟。”秦子墨把头钻进被子里,“小伙子,你才十九岁啊,不是九十岁,十九岁你就不用睡了,怎么活到九十岁?”
“过年守岁不能睡!快给我起来!”小蔡又去拍周锐,“鞭炮这么响,你们怎么睡得着?”
“疯了。这个人疯了。”周锐嘟哝着,睁着无神的双眼看着蔡徐坤,“坤哥麻烦你饶了我们好不好,你嗑仙丹了我们没有啊。”
钱正昊已经在嘈杂的声音中睡着了。小蔡帮他们关了灯,坐在床上,凌晨开始就能听见外面的鞭炮声。小蔡对着那盏小夜灯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会儿,起来披上外套就出去了。
宿管问他去哪里,他说要去训练室练习。宿管于是对他说:“够拼的啊,刚才有几个穿红衣服的也出去了。”
小蔡猜测是朱正廷他们组的。外面好冷,凌晨两点多的除夕夜,天寒地冻的。外面硝烟弥漫,到处都是放鞭炮的,抬头还能见到有人放烟花——是小烟花,升到空中,散了一些出来,并不特别明亮,也不特别美丽,看起来怪寒酸的。
只有舞蹈组的练习室里有人。一个是sheep组的,一个是双截棍组的。小蔡先经过双截棍组练习室,往里看了看,是周彦辰,只有他一个人在练舞。周彦辰从镜子里发现他了,转过来和他打招呼:“坤坤你也来练习?”
“我回来拿个东西,你还没走?”
“一会儿就走。”
小蔡继续往前走,到了sheep组门口,就听见里面的音乐声。他探头进去,是朱正廷、左叶和李希侃三个人。小迷弟左叶最先发现了他,但是音乐没有停,他也就没停下来。里面有摄像头在摄制,但是摄影师已经走了。
朱正廷却到了音乐停下来都没发现小蔡在后门外。音乐停了之后他想去再放一遍,左叶迟疑地说:“正廷哥,我好像看见坤哥过来了一下,他来找你的吗?”
找左叶可能性不大,蔡徐坤从来没主动找过左叶,找李希侃更不可能,他们不太认识。但朱正廷和蔡徐坤关系挺好的,应该是来找他的。
“是吗?”
朱正廷往后门走去,走出门时就看见蔡徐坤站在门外。他吃惊地问:“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朱正廷知道巴比龙组训练进度比较快,基本上没太大问题了。
小蔡摸了摸鼻子,说:“鞭炮声挺吵,睡不着。”
朱正廷看了看门内,进去穿了外套出来,回头对左叶和李希侃说:“你们看看要不要再练一下,我先走了。”
李希侃和左叶对看了一眼,李希侃悄悄问:“什么情况?”
左叶故作冷静地说:“肯定是约着去偷吃好吃的了。”
“两点还吃!”李希侃眯着眼睛表示怀疑。
“正廷哥一天可以吃七餐。”
门外的两个人倒是没听见他们的议论,他们并肩走到走廊的中央,过了转角就没有摄像头了。
一过转角,蔡徐坤就把朱正廷往怀里一带,轻轻地搂住了。两人无声拥抱了一会儿,朱正廷低声问:“怎么这么晚不睡?明天一早还要上班。”
“睡不着。”小蔡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唇,凑近了。
朱正廷头往侧面躲了一下,小蔡有些蛮横地把他的脸扳正,再把嘴唇印了上去。
“这……不是地方……”朱正廷在他终于放过他的嘴唇时,求饶地说。
小蔡觉得心里有一团火,他横劲儿上来了,又吻了上去,吸吮着不放。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朱正廷吃了一惊,将蔡徐坤一把推开了。
声控灯亮了起来,他们俩回头看,看到周彦辰正走了过来,三人面面相觑,周彦辰有点疑惑:“你们还没回去?”
“彦辰你还没走吗?”朱正廷问道。
“我再练会儿,很快就回去。”
“泽仁走了吗?”
“他回去了。”周彦辰说,“我去上厕所了啊。”
小蔡冷眼看着他们俩对话,一声也没吭。
周彦辰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走去了。剩下的两个人默默地下了楼梯,走到了外面。
“好冷啊。”朱正廷缩了缩脖子。
小蔡有些沮丧,这个情绪突如其来,他又开始搞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情绪波动了。他觉得有很多话想问,偏偏一句也说不出口。
他应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他觉得现在这个情况不对。可他觉得好像陷在一个泥潭里面,根本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出去,只能慢慢往下沉。
现在不是任由这种情绪失控发展的好时机。现在是一个对他们未来有着生死存亡影响的时间段。而且,他们什么都没有沟通过,关于彼此,关于将来,关于他人。
小蔡甚至怀疑起,自己是唯一的吗?他对所有人都这么好,那他们又是怎么看待他的?
小蔡对自己的性取向曾深信不疑,在遇到他之前从来没动摇过。那么朱正廷又是怎么样的?他是都可以,还是像Justin说的那样,是个钢铁直的?如果是后者,他们俩到底在干什么?
“你看,烟花!”朱正廷兴奋地指着半空,有一朵不那么漂亮不那么大朵的红色烟花绽放了。
小蔡静静看着那朵烟花,心想:它真的不够漂亮,也绽放得不是时机——大家都要睡了,谁来看它呢?
“正廷。”小蔡叫了他。朱正廷正仰头看着半空逐渐消散的烟花,他的侧脸特别漂亮。
朱正廷转头看他。
小蔡拉起他的手,朱正廷回握着他。他们一起看着那烟花消失不见了。再也没有等到下一个。
“明年今天,不知是什么样子?”朱正廷说,他的语气听起来虚无缥缈的。
小蔡看着他的脸,他又出现了那样的眼神。他们看着对方,昏黄的路灯下面,映在彼此眼中的身影都不清晰。
小蔡根本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直到此刻恍然大悟——他想的东西,朱正廷一样也没有少想。
“我们公司没跟我们交代过任何事情。”朱正廷说,“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就是让我们参赛,竭尽全力。”
小蔡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被规划在哪里。”朱正廷犹豫了一下,说,“我……”
他低下头,不再看着小蔡,说:“可能再过一个多月,也可能是一年多。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甚至不是像节目组宣传的那样,全民制作人可以决定。”
而后,他又抬起头看着小蔡,说:“你放弃不了的,我也放弃不了。”
小蔡还是那样地看着他,朱正廷不安地抿了抿嘴唇,说:“将来你迫于无奈该选择的,我也不会例外,我想到这些,就没办法静下来。”
“我们是一样的人。”说完这些,朱正廷呼了一口气,“你觉得意外,我也觉得意外——我从来没有……”
小蔡接着他说不下去的话,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一睁开眼,就想去找一个男孩。”
朱正廷看着他,欢喜又忧愁。他们在寒风的新年里牵着手,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就不得不松开了——因为那儿即将有人。
而接下来他们的世界,那条所谓的花路,两侧将挤满了人,到处是人的目光,人的相机,人的摄影机,来自人的爱戴和仰慕,来自人的探究和好奇,来自人的憎恶和伤害,来自人的一切不可抗力。
属于他们青春的微弱时光,正在明灭中残忍地倒计时。

评论
热度(639)

© deadline症候群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