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引力51

这一章真的太真实了!懵懂的爱意是会被时间距离磨光的、他们一起出道了真是太好了!虽然现在也难合体总是异地

初五道长:

万有引力51
另外一边的VIP寝室里,小蔡在烦恼另外一个问题,他该什么时候把生日礼物给朱正廷?过了十二点吗?感觉不太正式。
要不还是等明天小红书的生日会之后再给他吧。
小蔡在睡前上网刷了一下微博,他最近用小号打开的超级话题除了他自己的之外就是他和朱正廷cp的那个超话了。
他自己的超级话题里面每天日常就是催票,他看了以后觉得她们真的是太累了,为了不让他被资本黑幕,打投组没日没夜的。他都不忍心点进去看。而那个cp超话最近引起他的兴趣,他发现里面的小姑娘们挺厉害的,他和朱正廷的任何镜头下的动作甚至眼神都逃不过她们的眼睛,简直到了疯魔的地步了,但也提醒了他,应该在镜头下更加和朱正廷保持距离。
在两家吵架的时候,这里也其乐融融,像一片净土。
不过这两天骂战升级,似乎很多人也伤心了,超话里也有些丧气的话出现了,也有一些转唯粉或脱粉的人。
然后本来有个每天更新了一个多月的文手忽然也说要考试不更新了。小蔡是一个不爱看小说的人,前几天偶然看了她的文简直要笑死,都是根据他们的事情再加自己的脑洞,乱七八糟的,他一看到那些偏离事实的脑洞就要发笑,偏偏留言的人还说她写得以假乱真,还有人问她是不是小蔡本人——可她连他们宿舍房号都写反了!
连最坚定的cp粉都成这样了,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大概要令人绝望了吧?
小蔡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五十分。再过十分钟,就是朱正廷和左叶的生日了。他们俩同一天生日,小蔡就觉得挺有缘份的。他在定了闹钟,打算零点给他们俩发微信。
左叶已经离开了大厂一段时间了。左叶真心诚意地崇拜他,却很少打扰他,偶尔向他请教舞台的问题,也是毕恭毕敬的,反而和朱正廷更能玩在一起。
零点时手机震动起来,小蔡先给朱正廷发了微信:二十二岁生日快乐!
然后就给左叶发了条视频庆生,祝他以后越走越好。
左叶大概是睡了,没有立刻回他短信,朱正廷的微信倒是很快回过来了:“谢谢!”
他问朱正廷:“准备睡了吗?”
对方过了会儿回:“差不多。”
“想见你。”
小蔡最近比之前直白多了。
“明天有任务,没什么事早点睡吧。”可是朱正廷竟然回了这么一句。
朱正廷不过来,小蔡也不好去他们寝室。因为他们寝室小学鸡上网到很晚,睡觉时间都不固定,他不敢过去。
“过来吗?”小蔡死皮赖脸磨了一番。
“我懒得下床了。睡吧,明天见。”
小蔡看着手机屏幕,有点郁闷。不过狮子座有个好处,就是他会很快遗忘不快的情绪,并且下意识地拒绝探究是否自己有错。小蔡在脑子里排好今天怎么和朱正廷在生日会上庆生,然后晚上回去时怎么送礼物的流程,想着就高兴起来了。
18号那天是淘汰现场的录制,录制完之后进行决赛分组,然后继续滚回训练室排练导师分组合作曲目。
对比前面一次排名公布,今天的小蔡全程还算愉快,其一是和王子异的不愉快已经解除,虽然知道自己可能还是在被利用,但至少他本人还是珍惜他们间的友情,尽管小蔡认为他已经没办法像之前那样毫无戒心地对待王子异,可这已对他们来说经是最恰当的关系了。其二是他在想今天是朱正廷生日,他得利用现场给他一个惊喜。其三就是虽然周锐如意想中的被淘汰了,可小钱竟然进了前十,虽然小蔡早有预感小钱名次应该会提高,但宣布的时候还是很开心。朱正廷在隔了他们几个位置叫“昊昊!”小蔡笑着拍了小钱一下,说:“快去!”然后就含笑看着朱正廷搂着小钱开心。
可是令小蔡没有料到的是,朱正廷的名次竟然滑到了第七名,他仅得到300多万票,和第二名相差一倍。而香蕉的林彦俊则忽然进到第十一名。朱正廷发言的时候,小蔡才真切地感觉到了,朱正廷之前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资本倾斜之后,可以有一百万个办法把人拉下来。
这似乎是朱正廷在台上发言最有条理性的一次了,小蔡感觉他是以“告别”而非晋级的心情在说这些话——小蔡终于恼怒自己的迟钝了,昨晚朱正廷一定为了这件事彻夜难眠,而他竟然还是下意识忽略了。
哪怕再为对方所吸引,不同的人始终不同,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截然不同,以致于朱正廷只想自己默默消化情绪上的难受而不对他倾诉,而小蔡则很难正面体会他情绪为什么低落。
这简直就是小蔡的死穴。他想起9号凌晨朱正廷的眼泪,看着他在台上说话的时候,眼泪就那么顺着眼角掉下来,可他一点也没有哽咽,他说的话那么平静——他是在对谁告别呢?
小蔡发现自己眼角竟然湿了。朱正廷在三月初说过:“那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出道了。”
那意味着什么呢?
在男团高强度的工作和高密度的行程当中,他无法想象他们该怎么见面,怎么拥抱和亲吻。工作累坏了,有时连微信都顾不上回。不能互相陪伴,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久而久之,谁都可以互相取代。尽管朱正廷对他如此特别,他却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在最脆弱的时候去依恋其他人的怀抱——虽不可能再是一个男孩,可也许是未来的某个女孩。而朱正廷身边永远都有那么多人围着他转,为他所吸引。
人类的情感并非只凭空想就能维系,假如不能依恋彼此的体温,不能从这样的关系中得到力量,在所有心碎和脆弱的时候都无法告知对方,那么和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分开后的他们道路不同,人气和资源都各不相同,接触的人也会不同,价值观一定会产生分歧。
互相不再认同之后,他们凭借什么走下去?
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的场景了,他们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在越来越少的座椅和人之间对视。
若非如此,朱正廷又怎么会将眼中的不安和离愁暴露出来呢?
年少的时候,你曾拼命想抓住星星,在长大成人之后,你才知道那些星星不会坠落,而你也没有宇宙飞船。
小蔡让眼泪蒸干,今天他无论如何不能哭的。他得笑,他要看起来非常开心,这是朱正廷第一个和他一起过的生日。
小蔡再一次迈向了第一位。他的粉丝们用尽全力给他争取最高的位置,为他拼搏一个更好的前程。无论她们做了什么,都是因为爱他。小蔡知道,他和朱正廷的粉丝就好像双方父母一样,哪怕闹得再凶,他们也没办法制止——因为那是源于爱。
他们不能拒绝任何爱,哪怕有些左右为难。
他站上第三排位置时就打算去和朱正廷拥抱,要知道镜头下他们能这样拥抱的时刻不多,每一个拥抱他都想传递给外界,朱正廷和他真的很好。
他看着朱正廷,向他走去,朱正廷整理了衣角,也看着他。可他还没走到朱正廷身边,陈立农从走道那儿过来,给了小蔡一个大大的拥抱。小蔡右手一边随意地搭了下农农,一边看向朱正廷。朱正廷本来略微伸出的双手又缩了回去,看着他们,显得有些局促。
农农走了,小蔡终于如愿走到朱正廷身边。他紧紧抱着他,朱正廷回抱着他,他贴着朱正廷的脸,对他小声说:“生日快乐,小猪佩廷。”
朱正廷嘴角轻轻弯了起来,没说话,在他背上拍了拍。

评论
热度(445)

© deadline症候群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